热线:0311-89622371 89622370 投稿邮箱:cns0311@163.com

河北巨鹿探访“住院式”养老:尊严在这里成为关键词

时间:2017年07月30日    热线:0311-89622393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


养老护理员在为入住老人刘贵巧梳头,喊她时尊称“奶奶”。 闫培斌 摄



在巨鹿县医院福缘居老年医养中心,师英灿和妻子刘贵巧夫妇住在家庭式病房,房间挂着他们钻石婚的照片。 闫培斌 摄

  中新网邢台7月30日电(记者 陈国林)7月的北方常与炎热相伴,但师英灿感受不到。84岁的他和妻子刘贵巧住在县城最高的安装了中央空调的房间,已经过了两年“冬暖夏凉”的生活。这是一家开在医院里的养老院,他们准备在这里安度晚年。

  师英灿未生活在经济发达地区,也谈不上什么财务自由。他所在的河北省巨鹿县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,此前夫妻俩生活在该县官亭镇北马庄村,并准备在那里共度余生。这是一对典型的空巢老人,儿女在外地工作,丈夫年老体弱,妻子患有帕金森症、心脏病和小脑萎缩,属于完全失能。在乡村的日子,师英灿老人最怕的是天热,不是自己难耐酷暑,而是担心长期卧床的妻子生褥疮。他的妻子需要经常翻身,而他怎么也拽不动她的身体。

  中国于1999年迈入国际公认的老龄化社会。2016年发布的《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披露,截至2015年末,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.22亿,占总人口比重的16.1%,其中空巢和独居老年人接近1亿人。与刘贵巧情况类似的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则接近4000万人。尽管社会上出现社区养老、候鸟式养老、康养小镇等满足多层次需求的养老机构,国内外产业大鳄也开始进军庞大的养老市场,“到哪里安放晚年”仍是人们热议的话题。

  巨鹿县位于冀南平原,以金银花、枸杞和串枝红杏闻名,也是史上著名的巨鹿之战和黄巾军起义的发生地。2012年起,它成为中国新医改的实验田,并因诸多领域的探索和创新受到国务院的表彰。2016年6月,巨鹿县作为全国唯一的县级政府层面代表,参加了在巴黎举办的第四届中法健康老龄化交流研讨会。

  与发达国家先富后老或富老同步不同,中国在经济尚不发达的情况下步入老龄社会。不可否认有怀揣千万以备养老的人,但多数人与师英灿夫妇一样“未富先老”。师英灿夫妇“命运”的改变,与该县跨越5年的中国式医改有关。

  中新网记者曾用一个多月的时间,在河北巨鹿县调研和管窥中国医改。在这个不通火车却路网发达的传统农业县,记者听到最多的话题关乎尊严。是的,是尊严,42万人如何得到有尊严的医疗,6万人如何在尊严中慢慢变老,是当地官员与记者交流的重要话题。

  福缘居老年医养中心是巨鹿县医院2014年利用闲置病房打造的公益型养老机构,目前入住77位失能、半失能老人。师英灿夫妇就住在这里的家庭式病房,有独立卫生间,房间挂着他们钻石婚的巨幅照片。据中心主任田月芬介绍,中心有5名护士、19名养老护理员,每天医生查房、护士查体,实现了突发疾病随时诊治和24小时呼叫服务。刘贵巧需要翻身或者擦洗时,老伴师英灿只需按一下床头的呼叫器,养老护理员应声而至。

  记者留意到,这里的护理员对入住老人尊称“爷爷奶奶”。房间有淋浴,中心却不提倡老人自己洗浴,而是在规定时间由护理员助浴。田月芬解释说,此举主要是防止老人摔倒和磕碰。据了解,该中心的理念是“让入住老人有尊严、子女有尊严、工作人员有尊严”,公共场所实施了6S精益管理,医护人员还围绕防止老人跌倒、预防褥疮等开展了多个“品管圈”活动。

  一位乡村老人,为何能带着失能的妻子到县城的医院养老?据了解,针对高龄、失能老人长期护理费用高等问题,巨鹿县近年在全省率先推行了长期护理险制度。根据该制度,参保失能、半失能老人接受专护、机构护理护理期间发生的符合规定的医疗护理费,可按照包干标准报销65%左右,有效减轻了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家庭负担。在村里居住时,师英灿的子女曾每月2600元聘请一名村民负责日间照料,由于长期护理险报销制度,他们入住福缘居后费用没增加多少,得到的服务却天壤之别。

  目前,巨鹿县“医养结合”机构已达97家,初步形成了县、乡、村三级医疗养老服务体系,实现了“县级医疗养老走高端、乡级医疗养老抓全面、村级医疗养老兜网底、社会医疗养老多元化”新格局。在距离县城最远的苏营镇,卫生院托管了县第三民政服务中心,对入住老人做到了每天查体,每年做一次全面体检。记者随访了一位叫张隧香的79岁老人,2016年老伴去世后入住这里。她的两个儿子都在石家庄经商,今年春节期间,曾把她接到石家庄居住,但她很快回来了,认为还是“医养结合”好。

  据苏营镇卫生院院长张立民介绍,巨鹿县“医养结合,两院(卫生院和养老院)融合”养老模式,主要特点是经济实惠,老百姓消费得起,如张隧香每月花费仅800元。更为主要的是,“医养结合,两院融合”充分考虑了当地风俗和百姓观念,当地农村认为送老人去养老院生活“不孝顺”,而送老人到医院住院则是“很孝顺”的体现,“医养结合,两院融合”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矛盾,实现了“1+1”大于2的效果。

  《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,全国仅有2.1%的65岁及以上老年人,8.5%的失能老人被养老机构收留抚养,中国在养老服务机构建设方面仍存在巨大短板。《河北省“大健康、新医疗”产业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则预计,到2020年,全省规模以上“大健康、新医疗”产业产值将超过8000亿元。

  巨鹿县副县长刘君红(现已调任南宫市副市长)是该县医改的负责人之一,曾代表巨鹿县出席第四届中法健康老龄化交流研讨会。在巴黎,她向养老护理经验丰富的法国同行分享了中国经验,也对法国养老业的匠心感触颇深。在老年护理院“熙柏乐花园”,她看到专门为老人们设立的小菜园,设计的高度恰好是坐轮椅老人适合劳作的高度。而建造在小菜园上方的“虫窝”,则采用各种木材吸引不同的虫子来此产卵,观察虫子产卵给老人们带来很多乐趣,“虫窝”给他们寂寞的生活增添了色彩。

  “这些人性化的关怀细节让人感动,也值得我们学习借鉴。”刘君红说,这些法国产业大鳄已经来到中国,“我们更应在制度设计和体系完善上下功夫,处处体现责任和匠心”。据透露,河北巨鹿县正利用亚开行资金打造全县健康养老服务指导中心,指导内容涵盖机构养老、人才培训和输出、日间照料,上门服务等诸多方面。(完)

编辑:【韩金】
中新社简介 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热线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顾问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